独臂战将罗占云:14岁离家革命20岁任团长

  关于父亲,罗雷知道得很少。“父亲去世时,我出生还不到5个月。是母亲把我们四个孩子抚养长大。父亲留下的照片也很少,而且大都模糊不清。”2010年,是父亲诞辰100周年,罗雷接到了来自父亲家乡云南大关的电话,邀请她回去参加由县政府主办的纪念父亲罗占云将军诞辰100周年的系列纪念活动。   那是罗雷第一次踏上大关的土地,几天时间里,她恨不得能走遍那里的山山水水。行走中,父亲的形象在她脑海中越来越清晰,“我好像看到父亲年幼时的模样,看到那个瘦弱却又坚强的少年。我想象着,当年那个14岁的热血少年,怀揣理想离开家乡,从此再也没能回来……”   记者 白雁   14岁离家革命   20岁当上团长   14岁那年,罗占云投身滇军,自此开始戎马征程。   1926年,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罗占云随第二路第三军出征,于11月底胜利抵达江西南昌。同年底,朱德根据党中央指示创办第三军军官教育团,罗占云得以入学深造,后来被分配到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七连任排长。   1927年,罗占云率部参加了南昌起义。起义后的第六天,罗占云随起义部队向广东进发,一路上,他们连续多次打垮敌人的围追堵截。抵达潮汕地区后,罗占云所在的部队归朱德指挥。在那里,他们与敌人钱大钧部10个团的兵力激战了三昼夜,歼敌一千多人。面对强大的敌人,最终罗占云他们被迫撤出战斗,离开广东,经福建向江西方向转移。1928年4月底,部队进入井冈山地区,与毛泽东领导的队伍会师。   在井冈山,罗占云带领部队灵活、勇敢地进行战斗,很快由排长升为连长、独立营营长。1930年,他调到红四军三纵队八支队任支队长,8月,他奉命率领全支队和兄弟部队一起,突袭湘赣边界的文家市。9月,他又带领部队参加了吉安战斗。由于战术得当,吉安一战歼敌三个团又一个营,缴获长短枪1500多支,手提机关枪10挺,机关枪27挺,无线电台1部,取得了重大胜利。打下吉安后,刚刚20岁的罗占云被任命为三十五团团长。   随后,罗占云参加了中央苏区的五次反“围剿”,他英勇善战,先后九次负伤,左臂致残。   保卫秋收,与日军血战桂子山   抗日战争爆发后,1938年冬起,罗占云奉命到新四军工作。   1943年8月中旬,罗占云副旅长率领新四军第二师五旅十三团和地方武装东南支队,从天长县的汊河等地南下赶赴六合、仪征一带保卫秋收,并且伺机打击进犯根据地的敌人。   8月17日,敌我双方在六合县东北的桂子山一带交火。我军经多方侦察得知,日伪军共有500多人,其中日军200多人。敌人的数量虽然不如我方,但装备却远胜我方。罗占云等人据此判断,要全歼敌人困难较大,但可以歼敌一部分或大部分。   决心已定,我军趁着敌人立足未稳,分多路向敌人发起冲击。在我方的勇猛进攻下,敌人连连后退,退到一个叫丁家山的山头后,敌人死死扼住山头进行挣扎。为了攻占丁家山头,我方部队向敌人发起六次冲锋。然而,我军连攻六次都没有突破敌人严密的火力封锁。后来,第二营营长吴万银趁着敌人火力点所在的茅屋被我方枪弹打起火的一刹那,赤膊前冲,占领了制高点。敌人恼羞成怒,竟然向我军阵地施放毒气。我军指战员迅速采取防毒措施,把毛巾、衣服蘸上水捂在脸上继续战斗。   战斗一直持续到傍晚,伤亡惨重的日伪军趁着天黑开始撤离。考虑到已经达到歼敌大半的目的,罗占云随即命令部队停止追击,迅速撤出战斗。   桂子山一战,日伪军伤亡300多名,其中日军占半数以上。有三名日军军佐,他们自参加太平洋战争以来屡建战功而无一受伤,这次也被我军击毙。   四打东沟,独立四团获“金刚钻团”称号   东沟位于六合县东南部,南临长江,与南京城隔江相望。抗日战争时期,这里是汪伪“首都”的屏障,也是我军长江南北人员物资交流的重镇要道。从1941年起,罗占云曾率部队三次攻打东沟,但并未彻底阻断敌人袭扰之心。   面对这种情况,1945年4月,时任路东军分区司令员的罗占云决定组织部队第四次攻打东沟,捣毁伪据点。   经过一个多月的精心准备,战斗于5月31日夜晚打响。我军从三个方面对敌人形成包围进攻之势,很快突破敌人南北两个方向的外围据点。残敌全部龟缩在中央主炮楼,凭借人多、枪好、弹药充足,居高临下,坚守待援,战斗进入相持阶段。天亮之前,罗占云等人决定组织强攻。他命令炮手将营里5发炮弹中的最后一发装进炮膛,瞄准敌人的炮楼开炮。趁着炮楼顶盖被掀翻的良机,我方开始猛烈射击,敌人逐渐失去还击的能力。   此时,四名突击手抱着集束手榴弹,迅速冲到敌人炮楼底下,将炮楼炸毁。主炮楼失守后,残敌渐渐放弃抵抗,束手就擒。   第四次攻打东沟,共毙、伤敌军80余人,活捉伪军300多人,缴获大量武器,并成功收复东沟镇。战斗结束后,路东军分区召开庆功大会,新四军二师授予独立四团“金刚钻团”的光荣称号。   有勇有谋,谈判桌上智斗日军代表   1945年8月中旬,国民党命令日军第三十四师团到六合县东旺庙和天长县汊涧一带集结受降,企图进占解放区。该师团日军先头部队,在六合城南门外与我军遭遇,发生战斗。   日军通过日本反战同盟成员联系,又在下旬派日军京沪地区善后联络部长十川次郎请求和新四军商谈。新四军派出以罗占云为首席代表的谈判代表团,前往会谈地点。   谈判桌上,由两位反战同盟的翻译官轮流担任翻译。会谈开始后,日方首席代表首先发言:“我奉在华日本派遣军总司令的命令,转告贵军允许我在南京地区的日军到淮南六合、天长和来安等县境内集结,等待蒋介石委员长统治的部队受降……”   听罢日方发言,罗占云理直气壮地说:“日本在华的军队已是无条件投降的军队,侵华日军派遣军总司令部无权下达所属部队离开现驻地的命令。这次准备离开现驻地到解放区集结是经过谁同意的呢……”   日方首席代表愣住了,表情十分尴尬,最后只好说:“我不知道。”罗占云接着说:“有必要离开现驻地另选集结地域吗?长江以南广大地区,难道容纳不下已投降日军?很明显这里有不可告人的隐情。如果你们日方同意向我新四军投降缴械,可以进入到你们所说的上述地区集结,但一切事宜必须听从我新四军安排,否则我军是不能答应的……”   罗占云的这番话,让日方代表哑口无言。谈判最终在和平的气氛中结束,日方表示完全遵从新四军提出的条件。   战地夫妻:   十年恩爱,一生回忆 #p#分页标题#e#  1937年春,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不久,经组织介绍,邓宇蓝认识了罗占云。在邓宇蓝的记忆里,当时的罗占云伤口复发,人又黑又瘦,还在吐血,比他27岁的实际年龄显得苍老许多。一番简短的谈话后,罗占云给邓宇蓝留下了“直爽、诚恳、正派、朴实”的印象。   从那以后,邓宇蓝和罗占云的接触渐渐多了,两个人在互相了解中彼此渐生倾慕之情。不久后,两人结为夫妻。   1938年,罗占云奔赴华中新四军工作,一年后,邓宇蓝也到了华中。此后,一直到罗占云1948年去世,两人在淮南地区战斗生活了10年之久。   抗战胜利后,罗占云所在部队奉命撤到山东,罗占云调到华东党校学习。1947年11月,党校学习结业了。罗占云主动选择到当时环境复杂、生活艰苦的两淮地区,被任命为淮北军区副司令。在离开山东奔赴两淮时,邓宇蓝带着孩子们为丈夫送行。罗占云一边摸着出生才40天的小女儿的头,一边对妻子说:“我这辈子是开荒的,能为两淮人民的最后解放再出点力,就是牺牲了,我也是高兴的。”   邓宇蓝没想到,这竟然成为丈夫留给自己的最后一句话。在两淮地区,疲劳、繁重的作战任务和艰苦的生活环境,使得罗占云病倒了。为了不辜负上级的期望,他坚持带病工作。有一次,在和一个干部谈话时,竟然晕倒在椅子上;还有一次,夜间突然昏迷,从床上跌了下来。被警卫员强行送入医院后,罗占云最终于1948年4月24日不幸逝世。那时,距离新中国成立,还有一年五个月零七天。   罗占云逝世时,四个孩子中,最大的不到10岁,最小的还不到5个月。此后,邓宇蓝独自将四个儿女抚养长大,她以自己的乐观、坚定和豁达深深地影响着孩子们,孩子们长大后在各自的岗位上都有出色的表现。 (责任编辑:admin)